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滴——等更卡  要不要出去呢, 她迟疑的朝着门口走去, 然后差一点和门外走进来的人撞到一起。

    大约是她向后退的速度太快, 对方担心她摔倒, 于是飞快的伸出手扶了她一下。

    他像是刚刚洗完澡一样, 身上还带着氤氲未散的水汽, 湿漉漉的头发被随意的绑在了后面,如同天幕一般好看的眼眸安静的注视着他。

    他的面容看上去非常白皙,但却绝非是那种病态的苍白, 眼角的泪痣非但没有让他显出什么妖冶的气质, 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加的纯真无邪。他伸手拉了拉自己脖颈上雪白的围巾,然后弯下了腰看上去有些担心“你没事吗?看上去好像吓到你了。”

    小鱼飞快的摇了摇头,她微微扬起头, 头上发夹的花瓣,被阳光照亮, 闪过浅白色的光芒。

    大和守安定眼眸中飞快的闪过了少许疑惑,他注视着面前穿着有些奇怪的小姑娘,声音却依旧温和“你是哪家的审神者?迷路了吗?”

    小鱼摇了摇头, 正打算解释, 就看到加州清光拿着什么东西跑了回来。

    “咦?安定,你回来啦!”他完全没有私闯别人房间的直觉,反而挤开了屋子的主人,十分自然的钻了进去。

    大和守安定叹了一口气, 已经对同伴的行为完全习惯了的他, 迈步走进了房间, 看着被清光拉到室内坐下的少女。

    “这是今天刚到的新伙伴呦~”加州清光语气轻松的说道,他轻轻的托住了小短剑看上去柔软而纤细的手,然后小心的将冰凉的甲油涂在了她的指甲上。

    清光没有使用和他一样浓烈的红色,面前连指甲都显得圆润可爱的少女,显然要更加适合少女心满满的粉色一些。

    但是,一旁的大和守安定却呆在原地,反应了几秒清光话语中的意思。

    “等等……这不是哪座本丸的审神者吗?”

    “当然不是,最近又没有演练,应该不会有审神者来吧。”

    话是这样说没错,大和守安定沉默的低头看着一脸乖巧低着头注视着自己指甲的小姑娘,在清光的话音落下之后,她几乎是立刻侧过了头,露出了有些羞涩的笑容“初次见面,突然出现在您的房间,真是抱歉。”

    大和守安定却并不是介意这个,一直呆在道场的他显然不知道本丸来了一位刀剑少女的事情,面对新同伴有些无措的安定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用和小鱼极度相似的,有些羞涩的笑容说道“那个完全没关系啦。”

    加州清光偏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指了指安定湿漉漉的头发“不是和你说过很多次嘛,头发不擦干是要感冒的,你想吃药研做的那些难吃的药吗?”

    提到药研的药,安定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作为本丸的医生,药研的药简直完美的诠释了良药苦口。只要喝一口,就会被那仿佛黏在舌头上的药味所‘征服’。

    “那还不如让大典太殿在我身边坐一晚上呢。”虽然会感受到莫名的压力,也总比被药研用严厉的视线逼着吃药好。

    他一边低声嘀咕,一边却听从了清光的话,将被扎起来的头发重新放下,然后仔仔细细的用毛巾擦拭着头发。

    已经涂完了指甲油的小鱼正襟危坐的盯着他看,而她对面的加州清光,将身体的中心完全交付给了面前的桌子,他用手撑着脸,看上去懒洋洋的“用吹风机直接吹干不是更快吗?”

    听到吹风机这个词,对新事物感到兴趣的小鱼立刻起了反应“吹风机是什么呀?”

    “嗯?”清光偏过头看了她几秒,然后露出了微笑“想要试着用一用吗?”

    小鱼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安定擦着头发的手停了下来,他看着正在给小鱼讲解用法的清光,心情十分的复杂。

    我的意见呢?!

    但是,当他看着举着吹风机朝着自己走来的小鱼时,还是忍不住对她说了一句“小心被电线绊倒哦。”

    小鱼的衣服和她娇小的身形看起来反差实在是太大了,看起来娇弱而纤细少女,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少女。

    虽然知道对方是刀剑,安定还是忍不住会将对方当成普通的人类来对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