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静月拿出帕子,给老太太擦去泪水。见老太太哭了这一场,眉宇间的压抑与忧虑散了许多,心想老太太发泄了出来就好,往后再给老太太调理调理身体,便能去了病根。

    老太太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会儿,又忍不住泪涟涟地问道:“你娘的后事,办得怎么样?”

    老家没有个主事的人,族里那些人是什么样的品性老太太知道得再清楚不过,都是趋炎附势之徒。以前他们穷时,一个个不拿正眼看他们,欺侮他们孤儿寡母,等到儿子中了探花,又一个个腆着笑脸提着鸡和肉来巴结。

    儿子做官后,把原配和女儿留在乡下,摆明了不待见,那些族人会对她们好才怪。

    夏静月心中微叹,对着老太太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一对可怜的母女,一个病逝了,另一个……

    夏静月把放在一边的盒子拿了过来,“我把娘带来了京城。娘说,生前不能来,死了后希望能来看一看。”

    老太太看到盒子,明白了,接过夏静月手上的盒子,粗糙的手指摩挲的盒子,泪流不止:“你娘是命苦的孩子,是我们夏家对不起她,是我对不起她。”

    “奶奶,这不关你的事。”夏静月安慰她说道。

    老太太倔强地红着眼睛说:“养了那么个白眼狼的儿子,怎么会不关我的事?是我没有教好他!”

    一个是疼如女儿的儿媳,一个是亲生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太太每每想起,心里就跟刀割似的。

    夏静月担心老太太多番情绪激动于身体不好,连忙转开话题:“奶奶,我走了一天的路,可饿了,什么时候开饭呀?”

    香梅也有着同样的担心,闻言,忙着附和说:“是呀老太太,大小姐赶了一天的路,还没有吃饭呢,一进府就牵挂着您,来看您,您也疼疼大小姐,别饿了大小姐。”

    “怎么,还没吃饭?这都什么时候了!”老太太一听果然着急了,连忙吩咐下人摆饭。

    因老太太这段时间身体时好时坏,胃口不佳,饮食便以清淡居多。老太太看到上来的菜大都是清汤白菜,马上吩咐说:“赶紧地,让大厨房那边再做几个好菜,肉和鱼什么的,多做几样。小月儿第一次回府,怎么能吃这么清淡的东西?我睡着了不知道,你们这些小蹄子就不会让厨房备下吗?”

    老太太斥了身边伺候的丫鬟数句,又点了数个肉菜,恨不得让厨子把最好的菜都做出来给孙女尝尝。

    夏静月连忙止住了,说:“奶奶别让他们忙了,这大晚上的,就是做出十盘八盘的肉菜,吃了也不克化。万一撑着了,明儿我就该胃疼了。”

    老太太听此,这才罢休,但对丫鬟们不贴心还是心存不满。香梅等几个丫鬟看在眼里,心中着急。做丫鬟的,如果讨了主人的不喜和不满,以后可怎么过?

    夏静月瞧见了,笑道:“奶奶您也别怪她们了,我是刚刚进府的,才在奶奶床前坐下您就醒了,她们就是去厨房吩咐也来不及。说不定呀,这吩咐的人才跑到半路呢。”

    香梅见夏静月为她们解围,感激地冲夏静月一笑,与老太太说道:“是呀,平常奴婢听老太太说大小姐喜欢吃鱼,都记在心里呢,刚大小姐进来松鹤堂时,奴婢就叫了小丫头去厨房吩咐,让厨房多做几道鱼来,想是这会儿已经杀上了。”

    “算你贴心。”老太太这才作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