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见此,香梅暗松一口气,心中微紧:看来大小姐在老太太的心中,比她想象的还要看重,往后她得小心伺候着,不然没有她的好果子吃。

    用过饭后,老太太又见过夏静月带来的丫鬟初雪,见主仆二人风尘仆仆,又令小厨房那边烧水给夏静月沐浴漱洗。

    夏静月与初雪漱洗去了,香梅给老太太上了热茶,笑吟吟地说道:“老太太这般疼爱大小姐,想是要拘着大小姐跟老太太住一起了,不知道奴婢该收拾哪个房间给大小姐为好呢?”

    按照规矩,府中小姐少爷不是住这一个院子的,大小姐应该得跟筱萱小姐一个院子才是,但香梅打听到太太对大小姐非常不喜,怠慢到竟然连大小姐的住处也没让下人去安排。

    这事要是老太太听到,肯定又少不了气一场,气坏了老太太,到时候受苦受罚的还不是她们这些做贴身丫鬟的。

    因此,香梅这才委婉地提到夏静月的住处。

    老太太好不容易见着孙女,自然是跟她住一起才安心。“在挨着我房间的那间偏房住。”

    想了想,老太太又否决了,说道:“不行,那偏房太小,放了床,柜子都塞不进去了。去,把堂屋右边的正房收拾出来,那个房间够大,平常又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房间也通风明亮,安排给小月儿正适合。”

    香梅应了一声,正准备亲自去办,还没走出房门,又被老太太叫了回去。

    “被褥要拿新的,不要用别人睡过的,一应帐幔等物,都要全新的。”

    “哎!”香梅笑着应了一声,“奴婢哪敢拿别人用过的东西给大小姐用,老太太您也太操心了,这些小事,奴婢定然收拾得妥妥的。”

    “嗯,去吧。”老太太挥手让香梅去后,又记起一事,一拍脑门,复把香梅叫回来,“府里没有备下小月儿的衣服,你先拿我没穿过的新衣服给小月儿凑合一晚上。还有,你马上唤人叫做针线的丫鬟婆子连夜做出两套给小月儿换洗的衣服来,料子要用最好的,比照着筱萱丫头穿的料子做。”

    “是。”香梅福了福身,赶紧喊了一个小丫头去针钱房吩咐。

    老太太又喊香梅了,“上回我见筱萱丫头穿的那件红色的衣服好看,是个轻绸的料子,据说夏天穿了透气凉快,颜色又鲜亮。京城比乡下热,小月儿初来肯定不习惯的,得找这样的料子给小月儿做几身才合适。”

    那料子,可是伯府送来的。香梅犹豫地说道:“听说那料子不多,给大小姐、呃,给二小姐裁了一套衣裳后,只剩下一套衣裳的料子了,要不要先跟太太那边打个招呼?”

    老太太脸色一沉,“我这做婆婆的要块料子还要问儿媳的意见吗?这是哪一家的规矩,要婆婆看儿媳的脸色?梅氏要是看不惯我这老太婆,我这就带着小月儿回乡下,不讨他们的嫌!”

    香桃见事情严重了,万一闹到老爷那里,她肯定吃不完兜着走,立即说:“奴婢马上去吩咐。”

    至于做了衣服之后,明天二小姐会不会大发雷霆,太太会不会发难,已顾不得这么多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