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哭什么哭!你迟早都是老子的女人!老子可都是明媒正娶!我看谁能说什么!”赵大山从屋子里走出来了,死不知悔改,语气极度嚣张的说。

    吴庸没有说话,脱掉自己的上衣,给黄诗意盖上,然后直接走到赵大山面前,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

    啪!

    赵大山顿时一脸懵逼了,压根没想到吴庸敢动手打他,直接被掀翻在地,脸上多了一道火辣辣的掌印。

    “妈的,你、你敢打老子?你等着,老子今天不把你碎尸万段,我他妈的今天就跟你姓!”赵大山站起身来,想要反击,但还没爬起来,吴庸就冲上来,一脚把他踩在了地上,恶狠狠地瞪着他,眼睛里快喷出火来。

    吴庸此时,非常愤怒,一句话不想说,直接用行动证明了,一个男人该做的事,一个接一个的耳光,就像不要钱似的,落在赵大山的脸上。

    啪啪啪!

    足足打了五分钟,吴庸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掌,再看赵大山,已经肿成了猪头,脸都成了酱紫色。

    “大哥,别打了,我求求你了,就算打,也别打脸啊!”赵大山说话都多了一些哭音。

    他是真的被打怕了,吴庸要是说话还好,偏偏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不断地抽耳光,让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吴庸甚至从叶小龙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感觉,凶残,太他妈的凶残了!简直就是不是人!

    见赵大山求饶,吴庸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嘴里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赶走了赵大山,黄诗意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眼睛还有些红肿,俏生生的望着吴庸。

    “打得好,对付这种人,就要狠狠地打,我现在才发现,你越来越像是个男的了。”沈秋君拍手叫好。

    “你是不是傻,我本来就是男的!”吴庸满脸黑线,心情有些沉重,刚才要是慢上几步,这可就真不妙了啊!

    “诗意,怪我,都怪我,要是我能早点过来,那混蛋休想动你一根汗毛。”

    吴庸伸出手,温柔的擦了擦,黄诗意眼角的泪水,非常自责的说道。

    黄诗意娇躯微颤,心里莫名的有些悸动,虽然吴庸看上去,年纪不大,但在他的怀里,黄诗意感到了他浓浓的真情切意,以及厚重的安全感。

    “谢谢你,吴庸。”韩香草抬起头来,认真的说道。

    确认黄诗意没事,吴庸也就放心了,临走前不忘告诉黄诗意,要是王大山那小子敢来找他麻烦,立刻给他打电话。

    吴庸猜想道,依这种人的本性,吃了这么大的亏,不找回场子,怎么可能罢休。

    不过,他也没往心里去,这种跳梁小丑,要是真敢再骚扰黄诗意,他非得把他第三只脚打断了!

    第二天一早,吴庸想了一个晚上,来到县城里找张若雨,主要他对办厂第一次没有经验,拿捏不准,想请教一下张若雨。

    吴庸站在大街上,掏出花了两百块买的新手机,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